回到主页

中科特膳起点国际 加泰独立闹剧终结 民众斥“独派”乱扣法西斯大帽

11月8日(当地时间,下同),西班牙最高宪法法院正式宣布,废除此前加泰罗尼亚地方议会发布的“独立声明”,从而在宪法层面正式结束了加泰罗尼中科特膳亚的这场独立“闹剧”。

这也意味着,无论从法律上还是政治上,加泰罗尼亚的这轮独立尝试,已经宣告失败。

西班牙最高宪法法院做了些什么?

西班牙宪法法院(资料图)

法院在声明中称,这份“独立”宣言违反了西班牙宪法,是无效的。10月27日,加泰罗尼亚地方议会以70票赞成、10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独立宣言”,宣布成为独立国家。不过这是在三个反独党派退出投票的情况下,以匿名投票的方式通过的。

从加泰地方议会宣布“独立”到被最高法院废除,已经过去12天,专家向搜狐号“望远鏡”指出,法院在这段时间里完成了法律程序,为政府的行政举措提供了法理支持:

·10月30日,法院以叛乱、煽动叛乱、滥用公共资金等罪名起诉加泰自治区主席普伊格蒙特及其它官员。

·10月31日,加泰地方议会接受解散的决定。

·11有1日,西班牙最高宪法法院宣布暂停加泰“中科特膳执行独立进程”。

·11月2日,宪法法院传召约20名加泰官员到马德里接受正式调查,但普伊格蒙特等5人未出庭而是滞留在比利时。

·11月3日,法院向该5人下发国际逮捕令。

·11月8日,法院裁定“独立”无效。

另据西班牙《国家报》的报道,西班牙宪法法院在判决中写道,加泰罗尼亚寻求独立的行为,是对西班牙“法制的严重攻击”,同时警告加泰罗尼亚议会应该明白,“自治权不是,也不能与国家主权相混淆”。

“独派”领导人面临怎样的命运?

原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主席普伊格蒙特(资料图)

此前态度强硬、声称要带领加泰罗尼亚人为独立事业努力的原自治政府主席普伊格蒙特,在被西班牙中央政府免职之后,于10月30日同其他5名自治区政中科特膳府高官一起前往布鲁塞尔欧盟总部,寻求国际上对独立的支持。

不过,他并没有得到欧盟和欧洲国家的响应。在西班牙法官发布全球通缉令后两天,他与其余四人在布鲁塞尔向比利时警方自首。

目前,他正和其它几人在比利时等候出席下周将要举行的引渡庭审。

据媒体报道,目前普伊格蒙特虽已被保释,但将其引渡回西班牙可能需要长达60天的时间。同时,如果比利时司法机关认为马德里的逮捕令违反基本人权,他们可以拒绝履行。这样的情况,使得普伊格蒙特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被迫留在比利时接中科特膳官网收引渡庭审,无法返回加泰罗尼亚参与拉票竞选的他,是否能够再次当选,并不确定。

据美联社报道,目前的民调显示,考虑到加泰独特的选举制度,普伊格蒙特所在的支持独立派政党可能会在大选中赢得66-69个席位,在加泰罗尼亚地区议会中,任一政党需要赢得超过68个席位才能够成为绝对多数党。

“独立”失败后加泰何去何从?

西班牙政府目前已取消该地区自治权、解散地方议会和地方政府,那么根据宪法,加泰必须重新选举新的地方议会,时间定在了12月21日。

就目前的局势看来,宪法法院已宣告了“独立失败”;至于普伊格蒙特个人的政治生命,也在他向比利时警方“投案自首”、错过地方议会选举之后,正式终结;他所代表的独派政党的势力受到不小的打击。

与此同时,国际社会尤其是欧盟的冷漠态度,似乎也让曾支持独派的民众重新考虑未来。

而另一方面,西班牙政府在应对包括加泰罗尼亚在内的独立势力方面,也出现了一些变化。8日,西班牙外交大臣达斯蒂斯在接受BBC访问时说,西班牙政府确实在考虑对宪法的某些条款进行修订,未来可能会允许就自治地区能否独立的问题举行公投,但前提是必须由全体西班牙国民来决定是否同意某个自治地区独立。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导致加泰罗尼亚地区希望中科特膳官网独立的根本原因,依旧没有得到的妥善解决。如果加泰罗尼亚人依旧认为他们缴纳的赋税和获得的财政支持不相匹配,西班牙中央政府依旧不尊重他们独特的文化和历史,这场持续千年的政治联姻,恐怕还将会面对更多的考验。

民意是否反转?“沉默的大多数”不再沉默

8日在加泰发生的罢工行动(图片来源中科特膳官网:美联社)

就在宪法法院宣布废除加泰“独立宣言”的同一天,加泰罗尼亚爆发了大规模的支持加泰独立的罢工活动,以抗议西班牙政府拒捕地方政府领导人和分离运动支持者。示威者占领了高速公路、火车站,导致加泰地区的交通和西班牙国家铁路系统受到一定程度影响。

另一方面,支持维护国家统一的群体也不愿意再做“沉默的大多数”。在独立公投和西班牙政府宣布取消加泰地区自治权之后,反对独立的加泰罗尼亚人都组织了规模浩大的游行活动,与西班牙其他地区的民众一道,捍卫国家统一。

近日来,反对独立的民众继续走上巴塞罗那街头,抗议独立派的政治操弄,呼吁国家统一。

“我们要站出来,我们要走上街头,让人们听到我们的声音”,在巴塞罗那工作的Pareja告诉搜狐号“望远鏡”。她代表的正是那些被称为“沉默的大多数”的群体,由于身体原因,她没能参加10月初举行的反独立游行,但是坚持参加了近期的游行。

“(我们)要让那些独立分子知道我们也是有投票权的。”她说。

虽然在历次民调中,支持独立与反对独立的人数几乎不相上下,但是长久以来,独立派发出的声音和采取的行动,都要远远超过那些支持加泰罗尼亚作为西班牙一部分的群体。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游行,我们需要发声,告诉大家离开西班牙我们看不到未来”,14岁的Geraldine说。她和姐姐一起参加了游行:“今天给了我们希望,这场游行显示我们不是少数派,我们才是多数派”。

更深的思考:何以被扣“法西斯”之名

在巴塞罗那举行的支持统一的游行(资料图)

虽然闹剧已结束,但在加泰当地,仍然可以感受到人群中暗流涌动的愤怒和挫败感。有人高喊着“把普伊格蒙特关进监狱”的口号,把问题归咎于加泰当局;另外有人则认为,是独立派常年以来制造的那种紧张和恐怖的氛围,最终把加泰带到了今天这样一个境地。

“我也是加泰罗尼亚人,但我不认为普伊格蒙特有权代表我”,欧洲议会前主席、加泰罗尼亚人Josep Borrell在游行现场发表演讲称,“什么是边界?它们是历史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伤疤,镌刻着血与火。我们不能再划出更多的边界,因为这样的代价真是太高了。”

跟很多人一样,33岁的护士CarIDad Sandra José并不是民族主义者(独派)眼中的加泰罗尼亚人:她的家族是从外地搬来加泰罗尼亚的,但是她本人是在加泰出生、在这里长大,她说加泰罗尼亚人,也对那些质疑她加泰罗尼亚人身份的问题感到厌烦。

“独派认为你不能同时当西班牙人又当加泰人,不然就是坏蛋——这种声音真是让我烦透了”,她告诉搜狐号“望远鏡”。游行当天,她和其它人举着一面巨大的加泰罗尼亚官方旗帜(非独派旗帜)走在巴塞罗那的著名景观大道——格拉西亚大道上。

“如果你不希望独立,那就会被叫做法西斯分子——来自佛朗哥时代的余孽。独立运动看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宗派。”因为家庭原因,58岁的药剂师Angel Pena对自己被称为“法西斯分子”异常愤怒,“我全家都是左翼,我的祖父就是被法西斯分子杀害的。但现在,你要是不支持加泰独立,你就会被(独立派)贴上法西斯分子的标签。”

他参加反独游行是因为担忧这些分歧将撕裂加泰罗尼亚——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就搬到了这里,并且将这里视为了自己的故乡。

“(独立)这件事正在撕裂家庭,毁掉那些持续了二三十年的友谊”,他说,“我有一个兄弟,他跟我一样来自埃斯特雷马杜拉(西班牙西部地区),他是支持加泰独立的。我们现在根本没法谈这件事。”

“我来这里是为了呼吁共存和互相尊重”,原西班牙共产党总书记Francisco Frutos对媒体表示。

那些强硬的独立派们将这些支持统一的加泰罗尼亚人称为“叛徒”。针对这一指控,Francisco Frutos带着嘲弄的口气说:“是的,我是一个叛徒,是基于身份认定的种族主义的‘叛徒’。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