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中科特膳起点国际 “江歌案”庭审第二天:江妈称没有听说过刘鑫拿刀防身

12月12日,江歌的母亲江秋莲穿着一身黑色西服,进入法庭现场,她朝检察官和法官鞠了九十度的躬,坐在证人席。陈世峰蓝色毛衣,带着黑色手铐,没戴眼镜,面向法官坐下。

庭审从东京时间10点开始,到11点40分结束,历时1小时40分钟。法庭上,控辩双方围绕案发当天江秋莲和江歌的通话记录,进行了询问。江秋莲中科特膳还原了案发前一小时40分的通话内容。值得一提的是,针对陈世峰提到案发现场刘鑫递给江歌水果刀的细节,江秋莲向检方表示,江歌本人没有这把刀,也没听说过刘鑫拿刀防身。

庭审中,陈世峰仍然一直低着头,面无表情,偶尔会抬头瞟几眼江秋莲。江秋莲叙述动情之时,瞪着陈世峰。陈世峰迅速掏出手绢,擦了下眼睛,擤了一下鼻涕。

(东京地方裁判所等待庭审的人们。)

案发当天,江歌和江秋莲打了100分钟的电话

江秋莲每天都会和江歌通电话,2016年11月2日中科特膳,江歌遇害当天,母女俩聊了1小时40分,法庭上,她出示了聊天通话记录,还原了整个过程。

当天晚上,江歌在东京东中野车站等刘鑫。

江歌问: “妈妈,你猜今天谁到我家里来了?”

“是之前追求过你的那个男孩子吗?”

“妈妈你别开玩笑了,是刘鑫的男朋友哎。” 江歌的语气很轻松。

检方问,这通电话是怎么结束的?

江秋莲说,她在电话里听到车站里的广播,听到江歌和刘鑫的对话才挂断的。

“以往我平常都是等进了家门,我才会睡觉,”江秋莲带着哭腔,手里攥着手绢,“我听到她们一起回去的声音,觉得江歌安全了,就把电话挂断了”。

她很后悔,如果能一直通话下去,或许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说完看向陈世峰。

陈世峰没有与江秋莲对视,微微向前低着头,咽了一下口水,头越发往下低了下去,并迅速掏出手绢,擦了一下眼睛,擤了一下鼻涕。

(网上流传的陈世峰照片)

当天晚上,江歌还向妈妈提到陈世峰来过公寓,刘鑫发短信要她去公寓赶走陈世峰。她到家门口,看到陈世峰站在走廊里,问:“你怎么知道我们家的”,中科特膳要他走。

“你凭什么管我呀。”

“这是在我家门口骚扰我,凭什么不能赶你走,你走,你走,离开我家。”

在电话里,江歌形容陈世峰“好小人”,江秋莲提醒江歌,宁可得罪君子,也不要得罪小人,“你小心他打你”。江歌要妈妈放心,“在日本打人的话是要被警察抓的。我不会跟他动手的,日本治安很好,邻居都很好,警察出警也很快。”

陈世峰听到这段陈述,第一次抬起头,迅中科特膳官网速瞟了一眼江秋莲,又低下头去。

江秋莲:没有见过行凶的水果刀,没听说过刘鑫用刀防身

现场,检方向江秋莲展示了陈世峰行凶的水果刀,她说,没有见过这把刀。

“江歌平时会因为防身随身带刀吗?”检方问江秋莲。

“没有”。

“刘鑫会这样吗?”

“没听说过。”

江秋莲还向检方说,当天晚上,江歌没有看起来像是有危险要发生的样子。

陈世峰的律师问,在通话里,她有中科特膳官网没有表示出害怕刘鑫男朋友的意思?江秋莲说“没有”。

当天晚上,江歌还向妈妈说了自己的未来打算:在日本开一个小酒吧,还想在东京买房子,“接我来住。”说到这里,江秋莲显得很难受,吸了一下鼻子,一度哽咽。

陈世峰的律师问,江歌平时喝酒吗?江秋莲说,“能喝一点点,但平常不喝”。

江秋莲还告诉陈世峰的律师,江歌和她通话的时候,刘鑫正在打工,下午陈世峰见到江歌的时候,刘鑫正在江歌的公寓。

律师又问,“江歌有没有提过不想跟刘鑫住的意思?”江秋莲承认女儿有提起过不愿意。

“是因为嫌她有点麻烦吗?”律师说。

江秋莲没有直接回答,说刘鑫住在江歌家,“生活用品不买,也不做饭,不打扫卫生,垃圾也要等到江歌回去以后才会送。”尽管如此,江歌并没有让刘鑫离开。

检察官多次打断陈世峰律师的提问

陈世峰的律师又问,“今年12月,有没有向中科特膳官网检察官出示过手机的通信记录”。江秋莲说:“有”。

检察官打断了辩方所提的问题,认为与本案无关,让他换个方式提。

陈世峰的律师问江秋莲,江歌有没有把她和“南侨十五(陈世峰的微信昵称)”的通话记录截屏发给刘鑫。江秋莲说,是陈世峰拿着刘鑫的手机,通过刘鑫的微信联系到江歌的。

辩方似乎对“通话记录”询问许久,但是没有涉及通话的内容。

律师又问她,江歌和陈世峰的通讯记录还在手机里吗?江秋莲说,江歌有次与陈世峰联系过后,就拉黑了他。律师又问江秋莲是不是在今年8月23日见过面,说过话,江秋莲承认见过。

检察官再次要求律师换个问题。

江秋莲在陈世峰的询问之下,称江歌的双肩包里没有钥匙。

辩方问完,检察官向江秋莲确认,2017年10月29日,江歌的手机交给了检察院,这个新近的证据显示,里面有关于陈世峰的信息。

12月11日,“凶手”陈世峰出庭受审,那是江秋莲在女儿遇害400多天后与凶手的第一次见面。

庭审中,检方指控陈世峰犯有恐吓罪和故意杀人罪,但后者仅承认以隐私照片恐吓刘鑫,并不承认故意杀人罪,理由是,行凶的刀是刘鑫递给江歌的,他在与江歌抢夺刀的过程中误伤了她,为了不想承担随之而来的高昂医药费,才怀着故意将江歌补刀刺死。

陈世峰方面还提到,在搏斗的过程中,刘鑫锁了门,江歌用肘部多次按门铃,但刘鑫没有打开屋内的门。

法医的证词某种程度上推翻了陈世峰的供述,法医对江歌的尸检后认为,江歌至少有5次防御伤,她在被刺入颈动脉后——这个伤口被标识为六号伤口——”血像瀑布一样流下”“瞬间失去意识”,陈世峰随后拔出刀来再刺了几次。江歌至少受到了11次攻击,并不是像陈世峰说的,第一刀误伤江歌之后才怀着故意补刀。

日本警方还称,他们在陈世峰学校的研究室发现了一把水果刀外壳,但不确定这就是凶器的外壳。

庭审全程中,江秋莲在听到法医描述江歌可能遇到的被刺情形时,“啊”的一声,并多次倒向陪同者怀中。而陈世峰面无表情。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